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廉政要闻

沦为恶势力"保护伞"的派出所所长

作者: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添加日期:2019-05-15

  人民警察本该为人民服务,而他却被“人民币”套牢,拿了钱,对辖区涉黄涉赌窝点的违法犯罪行为视而不见,不给钱,就“严查严处”……这就是广西玉林市环西派出所原所长吴冬林。他利用手中的权力,私自对辖区涉黄涉赌窝点收取“保护费”,沦为恶势力保护伞,最终难逃严惩。

  今年3月25日,陆川县人民法院对吴冬林为涉恶势力充当“保护伞”一案作出一审宣判,吴冬林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深挖细查,合力“破网打伞”

  2017年5月的一天,玉林警方接到报案,在玉林城区大北路一家宾馆内的涉黄会所“御龙会所”内,一名女青年被殴打致死。案发后,该会所负责人迟国君及合伙人陈飞等9人相继落网。

  公安机关在对迟国君殴人致死一案侦察终结后,移送到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检察机关通过对该案犯罪嫌疑人展开讯问深挖,发现案发地的公安机关有工作人员涉嫌充当“保护伞”,遂将相关线索移送至玉林市监委。

  2018年1月,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打响后,玉林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受理的涉黑涉恶问题线索进行大起底大排查。7月初,玉林市监委委务会研究,果断作出对吴冬林和派出所辅警林超采取留置措施的决定,打响了玉林市“破网打伞”第一枪。

  面对诱惑,甘愿被“围猎”

  2016年7月,吴冬林到环西派出所担任所长后。当月,就组织力量对辖区内的会所、游戏机室等进行突击检查,勒令违规违法经营者立即停业整顿,其中也包括“御龙会所”。

  “久经沙场”的“御龙会所”老板迟国君不甘就此“歇业”,开始对吴冬林展开攻势,指使合伙人陈飞多次向吴冬林“送礼”,但都遭到了吴冬林拒绝。

  然而,迟国君、陈飞并不死心,又把“目标”转向该所辅警林超。在林超“牵线搭桥”下,吴冬林被迟国君、陈飞攻下。条件是:营业期间,每月向吴冬林交纳“保护费”8000元,向林超交纳2000元。

  收钱后,吴冬林不再安排民警对该会所进行检查,还充当“耳目”,使得该会所在上级公安机关发起的历次打击中均得以逃避查处。从2016年9月底起至2017年5月止,吴冬林收取了“保护费”4万元。

  尝到甜头后,吴冬林如法炮制,向开设涉黄场所的莫某每月索要“保护费”3万元,向经营赌博游戏机的李某每月索要5万元。至吴冬林案发,吴冬林分别收取了莫某、李某的“保护费”48万元和80万元。

  自食恶果,教训极其深刻

  吴冬林,2004年7月入警,十多年间,从一名普通民警成长为派出所所长。然而,他对组织的培养没有好好珍惜,满脑子想着如何捞钱。

  玉林市监委专案组在吴冬林的宿舍、保险柜及车辆搜出现金354万余元。吴冬林交待了收受贿赂132万元的事实,余下的209万元则无法说明合法来源。

  2018年9月,吴冬林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

  “思想滑坡是最危险的滑坡,思想滑坡了,原本该坚定坚持、坚守的放松了,原本应该坚决抵御、抵制的都接受了。”接受调查期间,吴冬林深刻反省自己。

  以案为鉴,警剖查改

  吴冬林案件查处后,玉林市公安局党委先后召开党委专题会、专题民主生活会、警示教育大会等,加强学习教育,深刻反思工作不足和问题,研判分析队伍廉政风险隐患。

  同时,针对照吴冬林案暴露出的问题,先后出台了《玉林市公安局监督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关于加强基层派出所所长队伍建设的若干意见》等,强化日常监督。自2018年9月以来,该局党委先后组织开展集体约谈2次,诫勉谈话6人次,查找廉政风险点153个;对基层派出所监督检查26次,发现纠正问题5个。

  今年初,玉林市纪委监委进一步完善警示教育工作,出台了《关于运用身边典型案例开展“以案为鉴警剖查改”警示教育工作的活动方案》,明确各级各部门各单位特别是案发部门单位要运用身边典型案例,通过召开一次警示教育大会、组织干部旁听一次庭审、建立完善一套廉政风险防控清单等形式,力争做到查处一案、教育一片、规范一类的效果。(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纪委监委 丘增堂 胡雄波 || 责任编辑 代江兵)